house透澈

🍓🍓

还是那个不会起名字的我(一发完)

名字真的太难想了…
新的脑洞。
小学生文笔,不喜请轻喷。
可能有些流水账?
慎入慎入…

………………………………………………………………………………
贺天病愈醒来的时候,贺府上下所有人都很高兴,除了一个人,贺天的贴身丫鬟小玉。
贺天从生病醒来后,一直觉得心里空空的,他觉得他遗忘了什么,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一件事,他有问过自己的父母和大哥,他们都说自己并没有遗忘任何人任何事。他觉得,或许一开始自己就问错了人,他决定问一问态度突然转变的小玉。
第二天一大早,服侍他洗漱的人换成了别人。
“小蝶?小玉呢?”
“回少爷的话,小玉被调到夫人身边了,今后由奴婢伺候您。”
贺天了然了,看来自己的家人真的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也罢,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查探清楚。

贺天与杜家小姐的婚期定下来了,七月初七,贺天高兴不起来,因为心里那种空空的感觉比以往更加重了。
临近婚期的时候,贺天每天都会做梦。梦中有一男子,名莫关山,贺天觉得自己与这名男子关系很亲密,因为梦中的自己笑的很开心,他多次在梦中想看清莫关山的容貌,却总是在将要看清时,从睡梦中醒来。
离婚期还有一天的时候,贺天遇到了许久未见的小玉。小玉皱眉看了一眼贺天,微微向贺天鞠了一下躬便绕过贺天继续往前走。
“你知道…莫关山吗?”贺天在小玉从自己身边路过时问道。
闻言正在走路的小玉猛地停下脚步,她眼眶红红的转过身:“您想起来了?”
贺天想问她想起什么了,但是却鬼使神差般的点了点头。然后小玉将贺天带回了自己的房内,将一封信交给了贺天。
看完了信的贺天并不懂信中的内容是什么意思,于是他便将信揣进了怀里,打算过后再去询问小玉关于莫关山的事情,他觉得那时候他应该就知道信中的内容是什么意思了。

七月初七这天到了,贺天站在门口迎接自己美丽的新娘,拿起玉如意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有一种盖头下的人应该是莫关山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没了洞房的心思,于是他早早的吹熄蜡烛就寝了。
还是梦,还是莫关山,他们一起赏月,一起游玩,一起舞剑,一起吟诗,这一次贺天如愿以偿的看到了莫关山的容貌。当贺天看到莫关山容貌的那一刹那,他惊醒了,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与莫关山初次相遇是在冬季,那天正下着雪,贺天带着自己的丫鬟小玉偷溜出贺府,从来没有逛过集市的贺天很兴奋,奔走于各个小摊贩前,然后便不小心撞到了同样从莫府偷偷溜出来的莫关山,这一撞,便将此人撞进了心里。然后便自然而然的认识了,贺天经常去找莫关山,每相处一日,他对于莫关山的喜爱都会增长许多。
两人互通心意的那天,刚下过雨,天空中有一大段彩虹,莫关山站在山坡上对他笑着,阳光与彩虹将莫关山衬托的特别好看,贺天看呆了,脑袋一热便向莫关山表明了心意,莫关山只是微微的呆了一下,然后红着眼眶抱住了他,贺天被这突然袭来的幸福感冲昏了头脑,吻了莫关山,莫关山并没有拒绝,而是慢慢地张开了嘴。
之后便是热恋,然而天公不作美,疾病总是来的特别快,身体强壮的贺天开始卧床不起,看着病情逐渐加重的贺天,莫关山既着急又自责,着急贺天的病,自责自己帮不上什么忙。
在用尽所有办法,众人都以为贺天的病无法治愈的时候,贺府突然来了一个老和尚。老和尚看了眼贺天便道:“贺施主的病贫僧有药可医,只是缺了药引。”
“药引是什么?”贺老急忙询问。
“药引便是贺施主心上人的一块心头肉。”
老和尚的话令众人沉默了,贺天命人将老和尚请了出去,莫关山站在一旁不说话,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贺天看莫关山沉思的样子急道:“你不要胡思乱想,我的病肯定会好,那老和尚神志不清胡言乱语,他的话不听也罢。”莫关山点了点头,替他盖好了被子,起身准备出去。贺天突然拉住他的袖子:“你不会做傻事,会一直陪着我吧?”莫关山笑着回答道:“自然。”贺天听到他的回答,心满意足的松手,闭上眼休息。贺天没有看见莫关山那湿润的眼眶,也没有想到这是最后一次与莫关山见面。之后他的病就好了,然而痊愈的他却忘记了莫关山。

贺天突然起身惊醒了身旁熟睡的妻子,他不顾身后新婚妻子的呼唤夺门而出,一路狂奔来到他和莫关山互通心意的地方,果然,他在这里看到了莫关山的墓碑。
贺天跪坐在莫关山的墓碑前,温柔的抚摸着墓碑上莫关山三个字。
“你给我的信我看了,我之前还在想信中的内容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明白了。你希望我将你忘记然后重新生活,我已经做到了。”贺天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直在滴落。
天微亮,贺天擦净自己脸上的泪水,拿出一直随身携带的匕首,划开了自己的手腕,然后躺在莫关山的墓碑旁“现在,是实现我的愿望的时候了。”说完便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There for you 2

我终于起了个名字
这个名字是戳爷的一首歌 很好听
还是不知道长篇还是短篇还是中篇
也不知道该写成he还是be
根据剧情走吧…
嗯…小学生文笔 轻喷啊轻喷
人设可能有点崩 慎入慎入…

重发一遍附上上一篇的链接…

http://housetouche.lofter.com/post/1e3ccbe3_117a2afc
……………………………………………………………………………
贺天看着他刻意拉开与自己的距离,对他过于冷淡的态度感到诧异,猛地靠过去问他“你为什么离我这么远?”
莫关山听到他的问题后转头正准备回答,就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一张放大的俊脸,反射性的往后一退,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他抓住桌角稳住了身形,坐稳后瞪了贺天一眼,没有回答贺天的问题。
贺天被莫关山这一眼瞪的春心荡漾,他揽住莫关山的肩膀,本来想把人往自己怀里带,可是拽了半天莫关山都无动于衷,于是他又主动靠过去,把下巴抵在莫关山的肩上,嘴唇有意无意的轻蹭过莫关山的耳垂,轻轻说道:“问你呢小莫仔,为什么离我这么远?”
莫关山皱着眉将贺天推开,他揉了揉自己的耳垂,冷冷的说道:“没什么,习惯而已,还有,不要瞎给我起外号。”然后又继续盯着黑板。
贺天看着莫关山浑身散发着一种“不要跟我说话我现在很烦的”的冰冷气息,也就没有再找他说话,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莫关山。
放学铃的响起打破了他俩之间诡异的气氛,贺天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低头想给莫关山说跟自己一起回家,却发现,莫关山已经不见了,他看着被莫关山收拾的十分干净的书桌,想到:“来日方长。”


放学铃一响莫关山就迅速的蹿出了学校,他来到一间酒吧前。这家酒吧位置虽然偏僻但是却以哥特式的风格闻名于A市,不管是什么时间这间酒吧永远处于爆满的状态。莫关山一走进去便引起了里面所有人的注意,虽然A市帅哥很多,但是像莫关山这么有特点的帅哥还是很少见。不时有人上前搭讪,莫关山一一拒绝了那些人,却唯独留了一个男人的手机号。
莫关山绕过人群走到酒吧侧面,通过了一个幽深的走廊,然后打开走廊尽头的门,瞬间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莫关山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再睁开眼,瞳孔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莫关山一边笑着跟熟人打招呼,一边寻找着拥有一头银发的男人,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蛇立。
这家酒吧表面看起来是一家供人类喝酒玩乐的场所,其实是一家地下交易所,这里每天都有人类将自己的血贡献给吸血鬼食用,然后以此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有时候是金钱,有时候是物品,有时候是跟吸血鬼的一夜情。凡是在这里贡献过血液的人类都签过保密协议,如果有人将此处泄露出去,这个人将会付出很大的代价。吸血鬼们每次进来这里都要经过外面的人类,他们也不可以随意攻击人类,没有吸血鬼想违反这个规定,因为这家酒吧的老板,蛇立和他背后的家族势力没有吸血鬼惹得起。谁能想到,一家看起来普通的小酒吧,竟然是吸血鬼的聚集地呢。
莫关山被蛇立的手下告知蛇立正在处理事情,于是他便坐在吧台旁边,点了一杯威士忌,超喝边等蛇立。
莫关山正在无聊的时候,身旁突然凑过来一个人跟自己搭话,他认出这个人是刚才搭讪自己并且自己留了号码的男人,他挑了挑眉,说道:“贡献血液?”
男人点了点头,也点了一杯威士忌,然后坐在了莫关山身旁,边喝酒边用余光看着莫关山。
莫关山打量着坐在自己身旁的这个男人,男人的样貌十分出色,血,应该不会难喝,便说道“条件。”
男人闻言勾了勾唇角,然后将杯中剩余的威士忌一饮而尽,他转过脸慢慢的靠近莫关山,莫关山看着男人慢慢靠近的脸没有动,男人在离莫关山的脸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时停住了,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莫关山的唇,嘴唇轻启:“一夜情。”

不知道起啥名字…

我是个起名废,名字什么的超难想啊。
一时兴起所写,所以是短篇还是中篇还是长篇也还没有想好。懒癌晚期,不知道下一篇什么时候更。小学生文笔,不喜请轻喷。
人类贺天x吸血鬼莫关山
副cp哥蛇
慎入慎入…

………………………………………………………………………………
贺天直勾勾的看着讲台上的人,红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帅气的容貌,修长的身材,他觉得这个新来的转学生,就像是人形荷尔蒙,身上的每一处都在勾引着他。
或许是贺天的目光太过于炙热,莫关山抬眼看了一眼贺天,那慵懒的样子让贺天感觉心跳漏了一拍,他知道,他恋爱了。
莫关山在看到贺天的那一瞬间,神思突然有些恍惚,他努力控制住想要吸人血的欲望,说实话他已经很久没有吸过人血了,在这方面他控制的很好,每次想要吸血时他都会去吸食动物的鲜血,但是今天却在看见这个人类的时候,他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这不是个好兆头,看来,自己要离那个人类远一些,莫关山在心里想着。
等他神游回来后,班主任已经讲完话了,然后将莫关山带到了他的座位上,莫关山平静的看着对他笑眯眯的同桌贺天,心里忍不住咆哮:“为什么要把我安排到他的身边!”
“你好莫关山,我叫贺天。”
莫关山沉默的看着伸到他面前的手,作为一个拥有尊贵血统的吸血鬼,他本应该很高傲的不理会,但是他从小被父母教育要有绅士风度,于是他嘴角微微勾起,回握住贺天的手说道:“你好。”
贺天感受手心传来的温度,明明是炎热的夏日,莫关山的手却很冰凉,他轻轻的动着手指触摸着莫关山的手,比他摸过的所有女孩子的手都要滑嫩细腻。
莫关山装作没有看见他这一小动作,冷静的将手抽了出来,然后便不再搭理贺天自己收拾着东西。
贺天看着自己空了的手,笑了一下,然后用手支撑着头,看着莫关山收拾东西。眼睛从莫关山的头顶开始,慢慢往下,用眼神描绘着莫关山的轮廓。
莫关山对于贺天过于露骨的眼神不予理睬,他收拾完东西一直盯着黑板,脑子里一直在想刚才为什么会差一点失控,连贺天慢慢靠近他也没有察觉。
“你在想什么?”
贺天突然出声让莫关山吓了一跳,他微微转过头发现自己和贺天的距离很近,近到只要莫关山微微伸出一点舌便能舔到贺天的唇。莫关山拉开了自己与贺天的距离,背对着贺天,微阖着双眼,刚才那种想要吸人血的欲望又来了,不用想也知道现在自己的瞳孔肯定已经变成了红色,他再一次压制住这种欲望,等瞳孔的红色褪去后,回头对贺天说了一句“没什么。”

【楚白】小短文,没有取名字

萌上冷cp的代价就是粮太少!!!
欲求不满的我决定自产。
人设崩的一塌糊涂
文笔不好请见谅






楚留香是被压醒的,迷糊中就感觉有一物体压在自己咽喉处,使自己喘不过气来。他心中火起,居然有人趁他睡觉暗算他,看来此人武功深不可测,自己平时睡觉也并没有放松警惕,此人是何时进入他房中他却一点都没有听到,而且房中不止他一人,白玉汤也在,他居然也没有听到,思及此处,他猛地睁眼,糟糕!小白!
可当他睁开眼,房中哪有什么行凶者,只有手脚都压在楚留香身上睡相极其不好的白玉汤。楚留香抬手轻轻拿开压在他脖颈间的白玉汤的胳膊,无奈的摇了摇头。此时他已睡意全无,便侧身躺着用手支撑着脑袋看着这个睡得昏天黑地差一点令他窒息而亡的罪魁祸首,盗圣白玉汤。
不得不说白玉汤生的也是极好看的,星眉剑目,一表人才,让人一见就不由得感叹,真不愧是珍珠翡翠白玉汤,虽然睡相不好,却别有一番风味。楚留香伸出手指,从白玉汤的眉毛开始轻轻抚摸,抚至唇处,他停下了,用指腹轻轻摩擦白玉汤的唇瓣,白玉汤被他弄的很不舒服,眉头一皱,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瓣,也舔到了没有来得及收回手指的楚留香,然后翻身一把将楚留香的胳膊抱住,继续睡。
楚留香眨眨眼,也没打算将胳膊从他怀中抽出,反而是开始活动手指,将白玉汤的里衣慢慢的解开,然后慢慢抚摸白玉汤的腰间,宿醉之后的皮肤还是带着些许烫意的,白玉汤的肌肤白皙顺滑使楚留香抚上便不想撒手,但睡梦中的白玉汤却不觉得舒服,他扭了扭身体想要赶走这异样的感觉,却不知他这样在楚留香看来真是魅惑又可爱的紧。
楚留香挑起嘴角,停下了抚摸白玉汤的手,凑过去轻轻的白玉汤耳边吹气,白玉汤松开了抱着楚留香胳膊的手,挠了挠耳朵,皱着眉头继续睡,楚留香轻笑了一下,又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白玉汤的耳垂,然后一下,又一下。
白玉汤被他给弄醒了,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眼前一张放大的俊脸,他吓了一跳瞬间睡意全无,待看清那张脸是楚留香后,他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拍着心脏道:“吓我一跳,楚兄离我这么近作甚?”
楚留香一只手支撑着脑袋看着白玉汤,另一只手用折扇抵着下巴,笑眯眯的说道:“我想告诉你,六扇门的人来了”
白玉汤闻言一惊,猛地跃起,然后不小心“咚”的一声撞到了床板,他抱着脑袋龇牙咧嘴的蹲在床上,也不理会楚留香幸灾乐祸的笑声。
楚留香揉了揉笑痛的肚子,然后打开折扇,边扇边慢悠悠地说道:“其实…我是骗你的”
白玉汤一听,气的指着楚留香道:“楚留香!你这个混蛋!”
楚留香看着眼前浑然不知自己里衣大敞,怒目圆睁,指着自己骂骂咧咧的白玉汤,笑了一下,然后合起折扇从床上坐起,看着白玉汤裸露的胸膛,他想到:“嚯嚯,咱们来日方长。”

【羊肉包】Foever(4)

上一篇请戳:http://housetouche.lofter.com/post/1e3ccbe3_c29f7d7



    孙杨被宁泽涛的脑回路震惊到了:“怎么你都不问我是怎么出来的?”

    宁泽涛听孙杨这么一说摸着下巴的手停住了,他呆呆的看着孙杨:“对哦!你是怎么出来的?还能回去吗?”

    孙杨无语的看了宁泽涛一眼,将他手里的平板电脑拿了过来:“看着。”只见孙杨伸出手触摸这平板的屏幕,原本黯淡无光的屏幕突然发出耀眼的蓝光,屏幕表面也如水面一样荡漾起了波浪,孙杨的手一点一点的伸入了平板里面,然后他又将手抽了出来,扬了扬自己的手,问道:“看清楚了吗?”

    宁泽涛在孙杨手伸入电脑的那一刻由于惊讶过大已经呆住了,孙杨见宁泽涛呆呆的望着自己不说话,便走近宁泽涛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呆住了?”

    宁泽涛猛地回过神来,握住孙杨的手,抚摸着孙杨手掌的纹路,又顺着孙杨手背爆出的血管慢慢抚摸向上至孙杨的肩,孙杨也不闪躲,任凭宁泽涛抚摸。宁泽涛轻轻抚摸着孙杨的脸部轮廓,感受着自己手下皮肤的细腻与温度,虽然内心还是感到不可思议,但孙杨摸起来并不像是假的,而且身形轮廓确实出于自己之手。现在两个人的动作看起来很怪,孙杨两只手插着口袋笔直的站着,而宁泽涛就像只贪婪的小野猫扑在孙杨的胸前抚摸着孙杨,想通后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的宁泽涛连忙收回了自己的手,他抬起头的时候两个人的眼神正好相遇,宁泽涛慌乱的从孙杨的怀里退了出来,干咳了两下想要缓解这诡异又尴尬的气氛。

    孙杨看到他的反应笑问道:“好摸吗?”

    宁泽涛脑子很混乱下意识回答道:“挺好摸的。”听到孙杨促狭的笑声意识到自己回答了什么的宁泽涛脸立马红了,他生气的瞪了一眼孙杨,说道:“不准笑!是不是你把我钱包偷走了!”

    孙杨摇摇头:“我是看你太辛苦天天忙着画画没空吃饭,本来想给你买点吃的,但是我发现我没钱,于是就拿着你的钱给你买了吃的,回来后本来想将钱包放在那里,但是你的电话响了我以为你要醒来了,一着急,就带着你的钱包回去了。”

    宁泽涛哼了一声,半信半疑的看着他:“真的?”

    孙杨看着宁泽涛笑的一脸灿烂:“当然是真的。”

    宁泽涛看着孙杨对自己笑的如此灿烂,他默默的做了一下深呼吸,在心中骂道:“笑的这么好看是要给谁看!”

    孙杨走过去推着默默做心理活动的宁泽涛去卫生间,宁泽涛警惕的看着孙杨:“你要干嘛?!”嘴上这么问,内心却想的是“卧槽他走过来了!卧槽他将手放我背上了!他要带我去卫生间了!这是要干嘛要共浴吗?怎么办好紧张好激动!”然后又在心中给了自己一记耳光,“振作点宁泽涛,你激动个屁啊,现在不可以沉溺于男色!”

    孙杨听他这么问,将放在他背上的手举了起来,委屈道( ̄へ ̄):“我只是想让你去洗漱,我给你买了早点。”

    宁泽涛看到他这个表情,立马心软了,便说道:“我不是有意要怀疑你的,对不起。”

    孙杨笑道:“没事,你快去洗漱吧。”

    宁泽涛看到孙杨又恢复了笑脸,心想“就像个小孩子”。洗漱完毕的他一出来,便看到孙杨正在认真的照镜子,他坐在餐厅的凳子上喝着粥无语道:“我记得我当时刻画人物性格的时候,把你刻画成一个成熟内敛的人,怎么你现在成这样了。”

    孙杨也走到宁泽涛对面坐下,故作高深的说道:“你要知道,当一个物体有了生命后,他的本质也会发生变化。”

    宁泽涛白了他一眼,继续喝粥,孙杨接着说道:“我一直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今天照了镜子才明白,什么叫做英俊潇洒。”

    正在喝粥的宁泽涛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不小心呛了一下,边咳嗽边擦拭因为咳嗽而流出来的泪水,然后说道:“你应该感谢我,给了你一副好皮囊。”

    孙杨双手合十撑着下巴,笑着看宁泽涛重新拿起勺子喝粥,然后他轻声说道:“谢谢你,我的小画家。”声音虽然很轻,但还是传入了宁泽涛的耳中,这句话就像是温暖的春风使宁泽涛的心感到一阵瘙痒。他没有抬头,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继续喝粥,只不过明显僵硬的动作和红红的耳朵透露出他的紧张,孙杨无声的笑了一下,移开了目光。感受到那人灼热的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宁泽涛松了一口气,却还是忍不住想孙杨刚才的那句话,“什么嘛,我画画的时候可没有把他设定成撩妹高手,怎么他就无师自通了呢!”


【羊肉包】Forever(3)

第一篇:http://housetouche.lofter.com/post/1e3ccbe3_c2746ac

第二篇:http://housetouche.lofter.com/post/1e3ccbe3_c281f8d



    一路上,宁泽涛都在想这个问题,开车也心不在焉的,傅园慧死死的抓紧车上的把手喊道:“涛哥!你想什么呢,开车看路啊!”宁泽涛反应过来,便把这事抛之脑后不再想了。宁泽涛不只是漫画家,更是一家大型出版社的社长,平时他不怎么管出版社的事情,昨天是往出版社投稿的截止日,所以今天他过来看一下编辑们初审选出的稿件。

    忙完出版社的工作回到家已经是晚上11点了,宁泽涛一进门就瘫倒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便起身去浴室洗澡了。洗完澡出来,墙上钟表的时针已经指向了12,宁泽涛穿着白色的浴袍,露出好看的锁骨,修身的浴袍衬托出了宁泽涛完美的身材,劲窄的腰身,两条修长的腿在浴袍中若隐若现,头发还没有擦干,头发上的水珠顺着宁泽涛的侧脸滑至颈部,最后滑入了浴袍里面,他拿着毛巾边擦着头发边走向了餐厅,想要打开冰箱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然而冰箱里什么都没有,他失望的关上了冰箱,扭头却发现餐桌上有吃的,这些吃的都用保鲜膜密封着,而且全是他喜欢吃的菜,他疑惑的揭开保鲜膜,菜还是热的,说明给他送菜的人刚走不久,难道是趁他洗澡的时候进来的?不会还是那个小偷吧?这小偷也太变态了吧!这菜会不会有毒?这些想法让宁泽涛抖了一下,他没有吃那些菜,而是把它们都倒了,今天发生的事很奇怪,他觉得他必须要想个办法来应对一下,好得让他知道是谁在这么做。

    宁泽涛走进书房坐在书桌前打算继续画画,就发现早晨自己和傅园慧找了好久的钱包突然出现了,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平板电脑,画中人手里的钱包不见了,他拍了拍自己的脸,有痛感,不是梦,那应该是自己长时间没有休息所以出现了幻觉,他想到。

    宁泽涛拿起平板电脑认真的翻看自己的画稿,他从小到大一直很喜欢灌篮高手,所以就有了要创作这种热血漫画的想法,也是对偶像井上雄彦的致敬。漫画男主人公叫做孙杨,是一名职业赛车手,宁泽涛审视着他笔下的孙杨,抬起手指慢慢抚摸,从孙杨的头发,到鼻子,再到嘴唇,宁泽涛觉得,他笔下的孙杨简直太完美了!怎么会有这么帅气的人物,自己的画工真的是太精湛了!

    宁泽涛感叹完自己的画工,就将平板电脑放在一边睡觉去了,但是却没有注意到,画中的孙杨表情发生了变化,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却有了笑容。

    天亮的很快,半梦半醒之间,宁泽涛感觉身旁有一个温热的物体,于是他下意识的抱紧了这个物体,却听到从他头顶上方传来了一声轻笑,宁泽涛猛然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雪白的胸膛,他慢慢抬起头看向这个胸膛的主人,在他看到这个人的长相的时候,他呆住了,这不是他的漫画主人公嘛??!!宁泽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他揉了揉眼睛,这个人还在,他又掐了自己一下,很痛,不是梦,宁泽涛内心陷入了混乱之中,WTF!?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孙杨侧躺在宁泽涛身边,用手支撑着自己的脑袋,看着宁泽涛一脸不可置信的揉眼睛,掐自己,他被逗笑了,他抓住了宁泽涛的手,说道:“我是真的。”

    宁泽涛仿佛受到惊吓一般从床上弹起:“你你你会说话?”

    孙杨笑着慵懒地从床上坐起,耸肩道:“你可没把我画成哑巴。”

    宁泽涛花了三秒钟的时间接受了眼前的事实,他立马走到书房去将平板电脑拿到卧室,果然画稿中的男人不见了,而那个原本应该待在画中的男人,此刻正坐在自己的床上望着自己傻笑。宁泽涛摸着下巴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再一次感叹着自己的画工:“真是太帅了,没想到我居然是神笔马良的后代,怎么我姓宁呢?”


【羊肉包】Into You(4)

第一篇:http://housetouche.lofter.com/post/1e3ccbe3_c23880c

第二篇:http://housetouche.lofter.com/post/1e3ccbe3_c24b251

第三篇:http://housetouche.lofter.com/post/1e3ccbe3_c26d6b9



    宁泽涛听见孙杨的声音立马抬头,便看到孙杨笑盈盈的看着自己,于是他的脸很不争气的又红了。孙杨看他脸红了,逗他的兴趣更大了,他走过去向宁泽涛伸出手:“你好,我是孙杨。”宁泽涛连忙握住孙杨的手,结结巴巴的说道:“学长好!我…我…我叫宁泽涛,学长叫我包子就行!”然后立马放开跟孙杨握着的手,宁泽涛这会脸红的可以滴血,眼珠转来转去就是不看孙杨,孙杨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又看了一下紧张到不知所措的宁泽涛,笑着捏了捏宁泽涛的脸:“包子?长得还真像个包子。”宁泽涛看到孙杨的手伸向自己脸的时候,大脑是空白的,他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感受到从脸上传来的孙杨手指的温度,他的心狂跳不止,还好孙杨只是捏一下并没有做过多停留,孙杨把手拿下来的时候,宁泽涛呼出一口气,心想,还好只是捏一下脸,不然他可能会因为缺氧而被送进医院。

    目睹了这一切的张继科和马龙交换了一下眼神,站在一旁的许昕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在心中咆哮:“你们这是要干啥!就不能关爱一下单身狗嘛!没想到包子也开始虐狗,还说他跟孙杨不熟,我不信!宝宝心里苦啊!”

    张继科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用头蹭了蹭马龙白皙的脖颈说道:“龙仔,我饿了。”马龙笑着轻轻推开了张继科的头,摸了摸自己被蹭到发痒的脖颈和有些发热的脸颊,说道:“别闹。”然后又对正在逗宁泽涛的孙杨说:“咱们该去吃饭了,不然食堂的拍黄瓜就没了。”孙杨无语的对无限宠张继科的马龙说道:“食堂就算什么菜都没了,也不会没有拍黄瓜,只有你家这位才吃这个!”张继科眼睛半睁着冷漠脸看着孙杨,孙杨装作没看到转头对宁泽涛和许昕说:“你们要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吗?”宁泽涛正想开口拒绝,就听许昕说:“好啊,我们也要去吃饭,那就一起吧!”宁泽涛郁闷的看着许昕,如果他的眼睛可以发射激光,那么许昕现在身上一定会有一个洞。

    帅哥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线,尤其这几个帅哥还是孙杨,马龙和张继科。宁泽涛也因为出色的容貌被各种人盯了一路,觉得浑身不舒服,路都不会走了,孙杨走在他后面,看他走路姿势很奇怪,便快步走上前去笑着说道:“不用觉得不舒服,慢慢习惯就好了。”宁泽涛转头看着身旁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孙杨,孙杨也转过头来对宁泽涛笑了一下,宁泽涛看到他又对自己笑了,虽然这个笑容他也会对别人释放,但是他还是脸红了,他在心中骂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孙杨看到他又害羞的低下头,忍不住逗他:“你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就像个小姑娘。”


【羊肉包】Forever(2)

上一篇的地址:http://housetouche.lofter.com/post/1e3ccbe3_c2746ac


    傅园慧看宁泽涛陷入了沉思,说道:“行了行了,别想了,快过来吃包子,吃完咱们还要去出版社的!”宁泽涛闻言,便去了卫生间洗漱,洗漱出来后,就见原本餐桌上的六个包子剩下了两个,吃饱了的傅园慧幸福的揉了揉肚子,宁泽涛看着她的样子无奈又宠溺的笑了一下,拿起桌上剩下的包子吃了起来“这包子的味道居然那么像自己常去的那家店的味道,真是奇怪。”

     吃完了的宁泽涛穿上衣服准备和傅园慧出门,突然想起来自己的钱包没有拿,便走进书房去拿钱包,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傅园慧抱着胳膊倚在书房的门框上,看着宁泽涛在翻找什么,就问他:“涛哥,你找啥呢?”宁泽涛头也不抬的回答:“钱包啊,我记得昨天放在书桌上的,怎么不见了。”于是傅园慧就进去帮宁泽涛一起找,两个人翻遍了书房所有的角落都没有找到钱包,傅园慧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涛哥,钱包不会丢了吧?”

      宁泽涛茫然的摸着后脑勺说道:“不会吧,我记得我昨晚睡觉前还看到了。”

   “那会不会是有小偷进来你家把钱包拿走了?”傅园慧猜测道。

   “哪个小偷进来只拿钱包啊?而且我记得我昨晚是趴在书桌上睡觉的,怎么早晨醒来是在床上呢?还有那个包子是怎么回事?”宁泽涛坐在椅子上摇了摇头,怎么想都觉得很奇怪。

   “会不会是,那个小偷进来看你睡着了怕吵醒你就没有翻找其他值钱的东西,只拿了钱包,然后又良心未泯,将你扛回床上,还帮你买了早点。”傅园慧觉得自己分析的头头是道,说完她还重重的点了点头。

    宁泽涛白了她一眼:“你真有想法。”

    傅园慧嘿嘿笑了一下,说道:“谢涛哥夸奖。”

    宁泽涛看了一下表,已经是下午一点了,便说道:“算了不找了,反正重要的证件都不在那个钱包里,咱们去出版社吧。”说完起身的时候碰到了桌上的平板电脑,平板电脑因为没关所以显示的还是昨晚宁泽涛画了一半的稿件,只不过,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宁泽涛低头看着自己的画稿心想“我昨晚好像没有画钱包啊,而且画中的人手里拿的钱包,怎么和我丢失的那么像呢?”


【羊肉包】Forever

重发!

开新坑啦,之前的也不会放弃更新的,这篇是受到了韩剧《W两个世界》的启发,其实我也没看过这个韩剧,快开学了,我争取每天更新一篇,开学后就不一定了。OOC慎入,切勿上升真人,撕逼不约。最后,感谢大家的喜欢与关注!

文章设定:宁泽涛:漫画家   孙杨:漫画主人公

 

----------------------------------------------------------------------------------------------------------------------------------------------------------------------------------------------------------------------------

   

    宁泽涛揉着酸涩的眼睛从椅子上起来,看了一下墙上的表,已经是凌晨4点了,他活动了一下因长时间趴在桌上画画而僵硬的身体,去餐厅接了一杯水,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画到这么晚了,只不过连续三天一直在埋头画画没有休息也没有吃饭,这让他感觉身体很吃不消,现在胃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他把桌上早已备好的胃药和水吃下,然后拿起画笔打算继续画,他必须得在下周三之前将自己的画稿发给编辑,可是吃了药的他此时却感到眼皮越来越沉重,于是他就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这时,没有来得及关闭的平板电脑突然发出一阵蓝光,从电脑中走出一个人,他将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宁泽涛抱到床上,然后把一旁的被子拉过来盖在宁泽涛身上,确定宁泽涛睡得很安稳后,就拿起桌上宁泽涛的钱包,出去了。

    宁泽涛是被电话铃声给吵醒的,他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看也不看的就按了挂断键,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觉,这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宁泽涛慢慢的坐了起来,拿过一旁的手机,睡眼惺忪的捣鼓着手机:“怎么今天闹钟响了两遍啊。”然后他将手机关了,又倒下继续睡。

     过了半个小时,宁泽涛就被一阵大力的敲门声给惊醒了,他有起床气,尤其是在他补眠的时候将他吵醒,那那个将他吵醒的人将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他拖着沉重的步伐,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低气压,走到了门口,在打开门看到来人的那一瞬间,他的脾气就没了,来找他的正是他的编辑傅园慧。

     傅园慧一进来就去餐厅接了满满一大杯水喝下,然后拿起餐桌上的包子吃了起来,边吃边说:“蔺折涛!里居蓝敢挂我电发!”宁泽涛无语的看着她:“你把嘴里的包子咽下去在说话。奇怪我的餐桌上怎么有包子,你买的?”傅园慧将嘴里的包子咽下去,结果不小心噎着了,宁泽涛连忙给她接了一杯水,傅园慧立马接过一饮而尽,她顺了一下气,说道:“我说,你居然敢挂我电话!这个包子不是我买的,本来就在你家餐桌上。”说着又拿起一个开始吃,宁泽涛想起来刚才的电话铃声,不好意思的笑道:“原来刚才是你给我打电话啊,我以为是闹钟就给挂了。奇怪了,我睡到刚才才起床,没出去买包子啊。”


【羊肉包】Into You(3)

    会议进行的很快,转眼就结束了,新生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会议室,不过孙杨身边还是围了很多学妹,她们叽叽喳喳的在问各种问题,孙杨都不耐烦的笑着一一解答了,不止孙杨,马龙身边也围了很多学弟学妹,为什么会有学弟,那是因为马龙不管是男女老少,人人都爱。

    许昕拉着宁泽涛走向张继科和马龙,想要去打个招呼,就看见张继科浑身散发着低气压慢慢靠近马龙,然后马龙身边围着的学弟学妹们都被他吓跑了,马龙无奈的看着张继科,说道:“继科儿,不要则样。”张继科揽住马龙的肩膀:“谁叫他们霸占着我的人,你看看刚才那些学弟学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你,我很不爽。”马龙任凭他搂着自己,然后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胸口:“好啦,你不要生气,他们也是有问题想要请教我。”说完转身去拿桌上的资料,就看到了站在他们身后的许昕和他身边的宁泽涛。

    马龙拍了拍张继科示意他转身,然后他笑着跟许昕拥抱,张继科也上前去跟许昕拥抱了一下,说道:“你也在这啊,刚才没看见你。”许昕抽了抽嘴角,咬牙挤出两个字,呵呵!张继科这才注意到许昕身边还有一个人,扬眉道:“不介绍一下?”

    宁泽涛的心思完全不在许昕和他的两位师兄身上,他一直看着不远处被学妹们包围的孙杨,那些女生问的问题千奇百怪,有很多问题甚至跟今天的会议内容没有任何关系,然而孙杨还是不厌其烦的,温柔的笑着为她们解答,宁泽涛看着孙杨的笑容,心里有些失落,原来他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笑。

    许昕听到张继科这样问,才想起来身边的宁泽涛:“这是我好哥们,叫做宁泽涛。”张继科和马龙打量着站在对面的宁泽涛,宁泽涛不知道在看什么心不在焉的,许昕拍了一下宁泽涛的胳膊:“包子!你怎么回事,从刚才就魂不守舍的!我师兄等你自我介绍呢!”宁泽涛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摸着后脑勺说道:“不好意思啊学长,我刚才在想事情没有听见,我叫做宁泽涛,你们叫我包子就行。”张继科和马龙笑着摇了摇头:“没事。”

    孙杨打发完那些学妹,想要叫张继科和马龙一起去吃饭,一转头便看见宁泽涛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做自我介绍,他笑着看着宁泽涛,真可爱,他想到。于是便走过去拍了拍张继科和马龙,说道:“你们干嘛呢,去吃饭吗?”话是对他们俩说的,眼睛却始终盯着宁泽涛。